东至知青

谈“力所能及”的人生观---------------------香隅知青

        当下,我们知青的感恩或自慰二件事,一是这段人生遭受了三年自然灾害,经历了文化革命,受到了上乡下乡难忘岁月的洗礼和磨难,但,还是等到了改革开放大年,使得我们这些处在特定历史阶段的河流中,每一粒渺小的砂石,还能有招工、招生、和返城,重新回到城市做城市人。二是现代丰富的物质生活和科技成果,也使我们尽可能享受到寿龄的延长和逸趣的精神生活,还有难得的一段等待我们休闲养老或颐养天年的大好时光。

        假如说感恩是人们高尚之情操,它有利于洗涤知青人之真性情,那么,客观地看待一些历史的,曾经的或者是深入骨髓的,触目惊心的经历与回忆,把它转换为弥足珍贵的精神文化收藏,不时地翻以鉴赏、品味,再回到客观,回到现实,可以让怨恨少一点,让平和多一点。

        由于改革,机会有不同,如招工、招生、病退、大返城。机会不同,境遇也不同,结果更不同。上山下乡的洪流将我们知青砂石,冲得四处翻滚,归宿各异,冲刷之下色彩斑斓。有机会好的、背景好的、生来努力的、后来刻苦奋斗的、托子女开花结果的,四十年回归,占据了社会的一个所谓高点,生活状况优越。有大部分者,如知青主流,秉持着忍让负重,默默苦干,笃行安身信命之道。因为自持,不以沦落;因为天數,之年也宽裕;因为多舛,无所畏惧;因为坎坷已去,所以现年倒也安然自在。再有多少部分者,却似先天不足,有自我堕落,有伤病、由于不幸境遇,或有子女困扰,种种厄运缠命缠身,虽少数,但仍生活于社会底部。

        由于文化,有遗传不同,喜好不同,更有职业使然。处境不同,境界更不同,若经洪流之后,每一粒砂石,因受力差异,内质差异,现今必然位置和质地都不同。从文化政治者,复被智慧和教诲滋润着。从体力劳动者,却被“难得糊涂”挟持着。而大部分中间者,少文化而务实,缺智慧而少烦恼,梦想与憧憬,“油盐酱醋”和“相子教孙”,一天又一天,快乐与痛苦一起并行交织着。精神这东西,确与文化有关,但文化这东西,也确使精神冰火二重天。  

        由于经济,当今社会有从政从商者,收入丰厚。有继承或子裕,生活富优。但大部分知青,工人阶级阶层,区区小资,聊以养家糊口,遭遇身残体弱者,更是雨雪交加,有苦莫言。但世界还有第三世界,中国还有贫穷落后,何况我们这些在风风雨雨中历经磨难的知青阶层?

        由于……由于……,所以至天命之年,我们知青得诸多处境,仍会不一样,“生命之约”,还要继续,还是会继续不一样。但若,感恩地说,较前的日子,上苍眷顾,国家强盛,一天会比一天好;乐观地说,这一生的日子,就经济、就时空、就休闲、就养生,当下即将的一段日子最好的;宿命地说,天命之后的日子,不管有多长,不管有多好有多坏,我们还是要去度过。在此意义上说,生命之约,还要继续,是一样的。

        因为这样不同,那样一样,所以我推崇我的“力所能及”后人生观,也算是一位历经艰难的知青,他的精神所至和量力而行的近视关。

          “力所能及”,顾名思义,或通而俗之,是说每个人,总有力出,高有高及,低有低及,力及到了,则力足了。比如量力而行,好自为之;比如各为自我,追随真善美;比如人有文化,精神肯定向上;还比如,人有能力,及想帮衬困者等等。“力所能及”又俨于价值观有关,你不去出力,力会随体能和时间,无情地消失殆尽,空留怨和悔;你力出过头了,超体能超心智跨径越界,徒生劳无功;唯有力所能及,善为所动,淡名簿誉,荣以力行,欣以作为,心于事通融,利他更利己,方能心安理得,延年益寿。

        先说量力而行,好自为之。当今我们每一位知青,文化、经济、家庭和身体状况都不同,认清自我,把握机缘,凭我们的经历和经验都能做到,而在文化、经济、家庭和身体上有多少力,也基本能心知肚明。所以,该做什么,去做什么,能做什么,不去做什么,都能自我把控。比如,乐于实践,有力出力,不去攀附,可把家务当健身,可拿儿孙当娱乐,视身体变化为气温表,拈人民币当“ip”。可走十里,我度九千;可饮半斤,我喝二两;可妆十美,我藏五成;可用二百,我扣二十;永不透支,蓄力长流。

        再说,各自为我,追随真善美。约生命之真,是谓真可贵。我们知青四十年的历程,虚假的运动多了去,被动的经历也比比皆是。因为洗涤了虚假,了却了被动,在我们身上,真性情留下了,真心、真实、真直、真坚,是我们光荣而无可奈何的痕迹。正因为真,在我们余下的时光里,一如既往保持务实守真,力所能及,从而获得自我满足。约生命之善,适得善其所。四十年间,所其善所其恶,已经历无计其数,多遭恶所以善为贵,多遇善所以多行善,弃恶行善己为知青至命缘。天命之后行善不止于心想,而善于行动,善待同学,善待老者,善待社会,善待自己,更善做力所能及的慈善事,谓苦海慈航,有吾一斛水。约生命之美,撷取美之秋。有人说,美是沧桑风雨磨砺成的,也有人说,美又是冬春夏和时间凝成的。当我们看到98岁艺术家周小燕风姿绰约地出现在世博艺术殿堂的时候,当我们读到一位84岁贵州老愚公,放弃儿女优供,坚持30年间为闭塞山村开出一条20余公里的山路来的时候,才知道美可以在老年的,人也会美在生命的秋季里的。相比之下,当今我们知青,完全有时间有能力,去干一件自己喜欢的事,去绘制一幅自己的美之秋画景。所以,让我们花去三分之一的钱,养好自己的身,扮好自己的妆;再花去三分之一的钱,去游历大山大河,享受美的境界和美的生命季节,因为,这也是我们知青力所能及的一件事。

        接下说,人有文化,精神必须向上。佛义说,放下即是向上。向上包括了不在自我、摒弃颓废、积极向上和乐观每一天。向上也包括了私而不自,忘不全我,眼中存有他人,心中都是菩提。将心比心,宽容过去,与人为善,想他人做到的,首先自己能身体力行。摒弃颓废,肯定是不使沉沦,说打牌是隙娱,不去赌博。谓跳舞是健身,不去消沉。打工经商为自我,不去埋怨。带儿孙是天伦之乐,决不伤神。确保自己在相对的自由之中,每天早起迎太阳,落暮看晚霞,下雨打伞去,刮风裹衣来。有做的去做好,暂不由己的,先行设计好,哪怕有一丝机会,也要去尽量践行。我想,这样的争取自由和放下向上的积极乐观,每一位知青同学也都是力所能及的。

        回过来说,人过天命之年,耳顺之际,必思百年之后。有说人赤来赤去,撒脱无限,不作百年思考,是一种最高境界,但我说这绝不是常人所能为。作为常人,给自己留下些什么,交代些什麽,也为必要。人生驹隙,惊鸿一瞥,更昙花一现。可是,你照相留影,著书立遗,写字作画,置房藏品,以至致立于培养孙辈,慈善义举,无不显示常人的百年愿憬。其中,不乏壮志立业留于家族的,使一份圆满归宿;有节俭聚财为保子女安身立命的,使一份亲情延续;有仗义疏财,行正做直,镶助朋友的,使一份缘份相传;更有著书立说,留字存画的,纵横椑阖,游历世界的,使一份内心无憾;但大部分常人,却愿细心哺幼,悠然顾家,使一份大悲大慈刻于儿孙心中,化为护佑。等等,同与不同,于前面之说,肯定不同。不同之下,仍不可不想,不可不做。降大任于你力所能及处,使出一份打算,一份心仪,一份践行,一份实属自然的留下,你意识或准备到了吗?

        总的来说,现今,我们知青又到了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口,怎么处理好余下的一点珍贵时光,是一个值得讨论的大命题。但命题的唯一是不可争议的,即你出力做了,会有一个全新的体会和安然的结果,而你不出力去做,则会昏庸无能,落下一生遗憾。命题的过程在于力怎么出,出多大,往哪出,这就是力所能及,它可以是蓄力慢慢出,可以是按着自己喜好特长去享受去实干,做好自己需要的事,可以去静洗尘埃,赎回灵魂深处的不安去作慈善和义举,也可以帮困扶持为己任,更可以定下气神,一门心思去助儿教孙。坚持不惜力,不唯力,更不过力,努力把人生的圈,到最后划得慢,划的韵,划的更圆,就像我们有位知青说的一样,你做了,那一天,即使老了,做不动了,即使都座在轮椅上,相聚着,不说话,相望着,却充满了知足和无憾。

        古话说,“道不同而不与相谋,”反义之则道同而相谋。学会放下学会向上,推崇“力所能及”的后人生观,参与豁达的知青研究,参与健康的知青活动,参与更有品味的知青互动互助,更热心于珍贵的知青精神之交往,期望能引起共鸣和探讨,进一步提升我们自己的自信心,希望也是一件“力所能及”好事情。



后记:

    又读陈文中同学“与生命重新缔约”之杰作,深为感触,钦佩之余,悟出“力所能及”之后人生观,以寡曲相和,也为陈文中同学的“纲要守则”作一些浅显的注脚,也甚自慰,更望获得反响和认同。

评论